赫章县人民法院

http://hezhang.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工作动态

报刊文萃

当前位置:首页>> 工作动态>> 报刊文萃

归途随想

发布时间:2017-01-03    

 归途随想

曾驯

结束了一个星期的工作,我和之前的无数个星期一样,坐上了回家的班车。同样的车次,同样的路线,同样平淡的心情,同样的闭眼欲睡。

已是六月,很热,在司机的催促下,我关上了窗户,随着空调的开放,出风口袭来腐臭的冷气,冰凉而又让人生厌。我将车窗开了小缝,把头扭向窗外,闭上眼,呼吸着略带温热却无比自由的空气。惬意中,一丝稻草燃烧的香气,突地钻进了我的鼻腔,像是一道清醒剂,瞬间一扫昏昏的睡意。这分明是母乳般香甜的味道,如此熟悉,如此久违了,如此的令人心怀感动 ,如此自然地便把我拉回到了儿时的画面里。

热烈的八月,是孩子们的暑假,也是大人们最忙碌的季节。酷热的太阳下,金黄的水稻成片地成熟,在夏日的疾风中,翻滚出金黄的稻浪。稻田的主人早早便张罗好了收谷的事宜,东家西家,邻里乡里,早已约好了打谷的时间。打谷那天,一望无际的稻田里,到处是忙碌得热火朝天的人们,敞着大口的打谷斗,大块的帆蓬,割稻的,打条的,装谷的,挑担的,大人们忙着收谷,孩子们忙着嬉闹,捉蚱蜢的,摁秧鸡的,摸鱼的,挡住了大人被骂的,怕被打赶紧跑了的,从早上忙到中午,从中午忙到黄昏。

傍晚,伴着晚霞火红的映衬,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回到了主人家,重新归于平静的水田里,此时也终于吹来了凉爽的风,消解着白天的疲劳 。主人家丰盛的晚饭是对帮忙人最好的酬谢,喜欢喝酒的会坐在一张桌上喝两口,而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对于劳累的人们来说,喝点酒似乎是最好的解乏方式。

八九月份就在这样的忙碌与互助里度过了,到了十月份,忙碌的田野渐渐恢复了平静,绝大部分水田已被放干了水,到处是扎好的稻草人和堆得高高的圆形草垛。整个秋天,时常会有人到田里燃烧稻草,广袤的原野上,袅袅的青烟升得冉冉而又高远,在长空与远山的映衬下,如一摸淡淡的水墨,勾勒着秋野的安详。此时,在堰沟里面摸鱼的顽童,总能闻到那股淡淡的烟香。

在那时,这种味道于我并没有特别的意义,而在阔别那片土地多年后,当在异乡再次闻到这种味道时,我才发现,这香味竟蕴含了我在童年时对家乡土地的全部记忆,而于孩子的心来说,这样的记忆,便是我当时对整个世界的全部认知。

现在想来,我是幸运的,我在人生中最重要的阶段,于一片尚未被工业文明占领的土地上,完成了最初的人格塑造,于是,不管我离开那片土地多久,不管在后来经历了多少迷失,发生了多少蜕变,在我的内心深处,仍然为自己保留了一块可以让灵魂随时回归的净土,在我的骨子里,仍旧还保留着一丝乡土人情的骨血。我知道人与人之间最本真的情感形态,我知道这世界最开始的样子。


【上一篇】  温情岛屿
【下一篇】  感悟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