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章县人民法院

http://hezhang.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调研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调研报告

试论财产犯罪中公然取财性质

发布时间:2017-02-21    

 一、财产犯罪的犯罪类型和法益侵害

财产犯罪是一种古老的犯罪的形态,和人类历史一样久远,以财产权利作为基本的犯罪对象。在我国现行刑法中,有关财产的犯罪占了重要比重。根据侵犯财产所使用的手段以及是否完全违背被害人的意思而处分财产,可将财产犯罪分为取得型犯罪和交付型犯罪。

取得型犯罪是指完全违背害人对财产的处分意思而取得财产,比如侵占罪、盗窃罪、抢夺罪和抢劫罪等。而交付型犯罪则是指未完全违背被害对财物的处分意思,基于被害人有瑕疵的意思表示而交付财产,如诈骗罪、敲诈勒索罪等。根据侵犯法益的种类和数量不同,可将侵犯财产罪分为单一法益侵犯型和复合法益侵犯型。然则具体到具体犯罪中,虽多以基本法益的侵犯作为的认定犯罪的根据,但却不仅如此。如侵占罪中普通侵占罪为侵犯单一财产权利,但侵占罪则侵犯了财产权利和委托关系。职务侵占罪则侵犯了财产权利的同时还侵犯了职务廉洁性和委任关系。诈骗罪中以普通的诈骗手段实施的侵犯了单一的财产性权利,而以拾得他人信用卡等在银行柜台取钱的行为则侵犯了财产权利的同时还侵犯了金融秩序。另外,在有的犯罪中则会出现偏重于以侵犯基本法益以外的其他法益的侵害作为认定犯罪的标准,如盗窃罪中的携带凶器盗窃罪把有可能使用凶器给他人的人身带来的危险可能性作为犯罪的主要要件,入户盗窃罪把以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给他人的生活安宁带来的因扰作为认定犯罪的根据等,此外,还有把以主观的违法性作为认定犯罪的根据,如盗窃罪中把多次盗窃的“多次”的主观恶性作为犯罪的主要根据而不侧重考虑犯罪的数额。更有甚者把不同的主观违法性与客观法益损害相结合作为认定犯罪的根据,如抢劫罪中抢劫致人轻伤以上结果时虽然没有取得财物,但一样认定为抢劫罪。

二、侵犯财产罪重点罪名之间的区别

   (一)取得型犯罪与交付型犯罪——盗窃罪与诈骗罪的区别

    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通过秘密窃取的手段取得对他人财物的占有,通常表现为在他人对财物的占有、支配控制处于迟缓状态下违背他人意志破坏他人对财产物占有而得取对财物的支配控制。手段表现为和平手段,侵犯的法益为财物的相应物权人或保管人对财物的占有状态。诈骗罪,是指以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使他人陷入错误认识,或者维持、强化他人已经陷入的错误认识,从而使他人基于有瑕疵的意思表示而交付财产的行为(应包括财产性利益)。两罪的区别在于被害人是否具有处分财产的意思。

   (二)取得型犯罪之间——抢夺罪与抢劫罪的区别

    抢夺罪,是指违背了他人的意愿,采取非对他人人生实施现实胁迫、暴力行为,对物暴力而排出他人对财物的占有而非法取得他人财物的行为,以取得一定数额的财产为既遂。抢劫罪,是指对他人人生施加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使他人因处于意志不自由的境地从而屈服于行为人被迫丧失对财产的占有而使行为人取得财产的占有的行为。抢劫罪和抢夺罪都属于取得型犯罪,都以取得对他人的财物的占有为目的,但二者所使用的手段性质不同,区别在于是否对他人人生施加了不法侵害作为取得财产的手段。

   (三)取得型犯罪之和平手段研讨——抢夺罪与盗窃罪的界限

在我国刑法规定的犯罪类型中,同样以实施非基于人生性的行为取得他人财产而构成的抢夺罪和盗窃罪,在行为表现形式上有重大的相似性。从我国刑法条文规定的内容来看,盗窃罪以“秘密窃取”他人财物作为法条的基本表述方式,这样的法条用语有利于民众关于盗窃罪的犯罪行为形象而逼真的理解。但笔者认为这一表述对认定盗窃罪的犯罪行为在司法实践中可能出现疑问的情况,因为在司法实践中取得他人的财物的行为并不具有公众所理解的秘密的概念。通常表现为以和平的方式取得他财物的行为,对于这样的行为可否归于“秘密窃取”的范畴而成立盗窃罪便值得商榷。关于和平取财的犯罪,我国刑法规定的典型的犯罪是盗窃罪和抢夺罪,都表现为非对他人人身实施不法侵害为手段。因此,在对二者犯罪行为的认定上不加以严格论证有时便可能出现混淆的可能。在司法实践中突出表现为在光天下化日之下取得他人财物的情形应当认定为盗窃罪构成行为还是抢夺罪的构成行为便是如此。对于这样的分歧在司法实践中多认为应当以盗窃罪论,理由在于这种在光天化日之下取得他人财物的行为在无任何人知晓的情况下秘密窃取他人财物的通常的盗窃罪的犯罪行为有过之而无不及。根据当然解释的原理,举轻以明重,应当认定为盗窃罪。

笔者认为这种见解有其合理性,但并不完全赞同,对此情形不能一概而论,应作出更为合理而全面的解释。笔者认为,应当从法益侵害的角度出发,考虑此类行为可能侵犯的法益的种类和数量,并结合我国刑法条文对犯罪行为的描述作出应有的认定。笔者认为在光天化日之下没有法律上的原因而取得他人财产是对他人财产的占有等相关权利的侵害,确实具有加以非难的理由。但定什么罪将成为对行为人处以整样刑罚的基础。准确定罪才能准确量刑,做到罪刑均衡,罚当其罪。此外,根据罪刑法定原则的要求,认定犯罪的构成行为应当从法律语句可能包含的含义去解释法律。因此笔者认为将光天化日之下取得他人财产的行为一律认定为盗窃罪的构成行为,有肆意之嫌。

具体理由如下:盗窃罪属于侵犯财产性犯罪,以破坏他人对财物完整占有状态而建立新的占有关系为要件。因此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行为除侵犯了相对于财物的相关物权人或保管人对财产的占有之外,与无关第三者人并无仍何关系,即本罪保护的法益为财物的相关物权人或保管人对财物的占有状态。因此对“秘密窃取”的语义所能包含的范围是固有的。秘密窃取具有相对性。此外,关于抢夺罪,法律规定以对物暴力取得他人财物而成立,也即通过实施非基于他人的人生行为的和平手段而取得对他人财产的占有。但抢夺罪的法定型要重了盗窃罪,笔者认为并不在于对物暴力的手段行为,因为对物暴力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物无自由意志)。而是因为具有公然违背他人意志取得他人财产性这样的特点。至此,笔者认为应当将在光天化日之下取得他人财物的行为分为两类,即在没有相关物权人或管理人对财物的监视状态下取得他人之物和在有相关物权人或管理人的监视之下取得他人财物的行为,而要对这两类行为分别进行实质性评价,不应当局限于法律解释论的范畴,而应当综合法益侵害的种类和数量,并以此为依据认定行为的性质,此外还应注意不受他国立法判例的不利影响,如日本刑法并没有抢夺罪犯罪的规定,因此在光天化日之下取得他人财物的认定为盗窃罪,便无可厚非,这也是坚持罪刑法定的应有之意。

据此,笔者认为,在光天华日之下取得他人财物所包含的两种情况的行为性质,应当从法益侵害的角度作出研讨并得出结论:

1、什么是犯罪?即一行为侵犯了一种值得法律保护的法益(利益或关系)。最为常见的是人生性利益和财产性利益,此外,还有国家安全和社会秩序等,如上文中所例举的那样,根据犯罪所侵害的法益的不同,犯罪本质便不相同。有的表现为单一的法益侵害,有的则表现为复合的法益侵害,且侧重点也会有所不同。有的甚至还表现为不同的主观目的与客观法益损害相结合的等点。光天化日之下取得他人财物的行为在没有没相关物权人或管理人监视时侵犯了单一的财产性权利的法益,而在有相关物权人或管理人监视的情况下则侵犯了财产权和相关人格权(公然侵夺他人财产是对他人物化人格权的一种挑衅,因而具有侵犯他人相关人生利益的特点),表现为侵犯复合法益。

2、为什么将法益侵害作为认定犯罪根据的根据?合理性何在?将法益侵害认定为犯罪的根据是从立法模式合理演变的结果。大陆法系的德国刑法体系便是大陆刑法体系的开端之一,从其立法模式的演变过程,可以得知以法益侵害作为认定犯罪的合理原因。德国刑法体系的建立经历了行为人刑法立法模式和行为刑法立法模式的斗争(行为人刑法认为犯罪的实质在于行为人通常情况下是一个整样的人,即以日常生活一惯的作为认定犯罪的根据,而不以单次实施了的侵害法益的行为根据,目的在于惩恶杨善,预防犯罪。而行为刑法理论则以单次行为对法益的侵犯作为认定犯罪的根据,将对法益的损害结果作为罪责的基础,而不考虑行为人通常情况下是一个怎样的人,目的在于打罪犯罪,为自己的违法行为承担后果。并最终采取了行为刑法的立法模式,这也是历史的必然,原因在于能够做到刑法处罚的稳定性和精确性,不至于主观臆断,有利于建立稳定的法秩序,从而拥有一个稳定的国家秩序。但笔者认为采取什么样的刑法立法模式虽是历史检验的结果,但目的只在于有利于形成一门有逻辑结构的科学(法律秩序是人为的结果),但并不意味着就具备完整的合理性。笔者认为在认定犯罪时不能把行为刑法和行为人刑法的思想完全剥离开来,行为人刑法对于预防犯罪等的思想是值得肯定的。

据此,笔者认为认定犯罪除应当注重行为人行为所侵害的法益(种类和数量)外,还应当在一定程度上考虑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将其作为主观违法性的内容。这也是刑法预防犯罪与惩罚犯罪的目的所要求的。

回归本文主旨,笔者认为行为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取得他人财物时若不存在财物的相关物权人或者管理人对财物监视,从法律解释论的角度,应当认为属于“秘密窃取”的行为表现,认定为盗窃罪(如前所述“秘密”具有相对性,是相对于该财物的相关物权人或管理人而言的,此种行为属于“秘密窃取”)。光天化日之下取得他人财物在有相关物权人或者管理人的监视的时。笔者认为已经超出了刑法条文关于盗窃罪的行为表述即“秘密窃取”所能包含的含义。此外,从法益侵害的角度出发,在有相关物权人或者管理人监视的情况下取得他人财物的行为,不仅侵犯了他人的财产权利,而且还具有公然挑衅他人物化人格权的利益(属人生权益的范畴),并不排出具有进一步侵犯他人人生健康等人生权利(被害人具有当场私力救助的高度可能性),因此相对于盗窃罪具有更深的主观恶性。因抢夺罪也具有公然性这样的特点(盗窃罪并不具有公然性这样的特点),笔者认为此种行为完全符合抢夺罪的构成要件要素,应当将此种行为定性为抢夺罪为益。文:张智


【上一篇】  法官的刑事自由裁量权研究